张瑶华知衡酒丨一杯衡酒,七种文化-天之衡酒

张瑶华

一杯衡酒,穿越了衡州千年历史,凝固成一个文化符号。它饱含了七种文化,演绎着七种精彩,倒出来的是粮食精华,喝下去的是千古情怀。

古代酃县(今珠晖区及衡南县一带)处于酃湖与湘江交汇的地区,水土肥沃,盛产粮食。人们把多余的粮食用作酿酒,诞生了天之衡酒的前身——酃酒。
而后的岁月中,衡州地区不断引入各种粮食作物,高粱、大米、糯米、豌豆、玉米、小麦、大麦、荞麦,红薯、马铃薯等多种粮食都曾经被用作酿酒的原料。
人们经过不断总结,最终发现有五种粮食最适合酿酒:高粱香,玉米甜,大米纯,小麦躁,糯米柔。正是这五种粮食成就了今日天之衡酒幽雅的风味。

传统的酿造技艺就是一个顺应天时、讲究地利、考验人和的过程。
衡酒的纯粮固态酿造技艺包含了碎料,初蒸,焖粮,复蒸,摊粮,加曲,配糟,发酵,蒸馏,窖藏等几十道工序,都是衡州地区先民们留下的宝贵经验和财富。天之衡酒传承古法,在衡酒传统的固态酿造技艺上不断改良和创新,酿造出具有丰满醇厚、绵柔爽口、味正香浓特色的天之衡酒。


俗话说,“酒是陈的香”!质量好的成品白酒,密封的好,储存在合适的环境下,放上几十年都没有问题。
古人为了储存白酒,不断改良制陶技术,开凿储酒的山洞,形成了独特的储存文化。他们的经验和智慧也一直流传至今,如今的天之衡酒业储存成品白酒采用的是来自宜兴的紫砂陶坛,储藏的地方是恒温恒湿的生态洞藏基地,让天之衡酒历久弥香。


地域对白酒的品质影响很大,首先是水源,俗话说水是酒之血,好的水源才能酿造出高品质的酒。酃湖地区自古以来水资源就丰富,这不仅表现在酃湖水、湘江水,还体现在丰富的地下水。先人挖出甘洌的井水造就了衡酒的高品质,一直延续至今。
其次是气候,酃湖这一带湿润、闷热的气候,形成了与别处不同的微生物菌群。这些独特的微生物在酒曲和原料上生长繁殖,进行着复杂的新陈代谢,产生复杂的香味物质,让天之衡酒具有独特的复杂香型。


白酒与我国的养生文化息息相关。《汉书·食货志》中有一句:“酒为百药之长”,繁体的“醫”也是酉字底。酒在医学上的应用,是我国医药学的一大发明,我们的祖先在饮酒的过程中,发现了酒具有通血脉、散湿气、行药势、温肠胃,御风寒等作用。
长沙马王堆曾经出土的一本《五十二病方》中就有33个用酒入药的方子。李时珍的《本草纲目》中也记载了二百多种中药酒。


在古代,酒起初是贵族优先享用的,酒也就成为了政治身份的象征。在“鸿门宴”、“杯酒释兵权”等政治事件中,酒都起到了推动作用。
三国时的孔融,在《与曹操书》中列举了一系列因酒而兴邦的例子:
酒之德,久矣。古先哲王炎帝类宗和神,定人以济万国,非酒莫以也。故天垂酒星之耀,地列酒泉之郡,人著旨酒之德。尧不千盅无以建太平;孔非百觚无以堪上圣;樊哙解厄鸿门,非豕肩盅酒无以奋其怒,赵之厮养,东迎其主,非引卮酒无以激其气; 高祖非醉斩白蛇,无以畅其灵;景帝非醉幸唐姬,无以开中兴;袁盎非醇醪之力,无以脱其命;定国不酣一斛无以决其法。故郦生以“高阳酒徒”著功于汉,屈原不糟啜取困于楚。由是观之,酒何负于政哉!
可以这么说,酒文化就是一种政治文化。


酃酒自古以来就是文人墨客所青睐的对象。
晋朝张载写有《酃酒赋》:昔闻珍酒,出于湘东。既丕显于皇都,乃潜沦于吴邦。飘蚁萍布,芬香酷烈。备味滋和,体色醇清。宣御神志,异气养形。
明皇唐太宗李世民的一首《赠魏征》借酃酒向谏臣魏征表达赞誉之情:酃渌胜兰生,翠涛过玉薤。千日醉不醒,十年味不败。
北宋余靖的《送刘学士知衡州》有一句:酃渌水声浸古堞,祝融峰色入晴楼。
到了近代,中华民国大总统、国务卿徐世昌在《晚晴移诗江中》写下了:月澹烟疏一搔首,浩歌且尽湘酃酒。
这么多的名人雅士写下妙笔佳作成就了衡酒的艺术文化底蕴,身为衡阳人的我们,有什么理由不去传承这宝贵的文化财富呢?
衡阳人,喝衡酒
衡酒传承——天之衡!